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旷野 > "还是现在的青年人幸福,打破了一切禁忌,完全行使自由选择的权利。"她说,眼睛并不朝我看。 《诗经》的作者虽不可考 正文

"还是现在的青年人幸福,打破了一切禁忌,完全行使自由选择的权利。"她说,眼睛并不朝我看。 《诗经》的作者虽不可考

2019-09-27 16:13 来源:眉豆花生猪蹄汤网 作者:转角铺作 点击:836次

最后汇集成这么一本五彩缤纷的诗集。这众多无名诗人在文学史上的地位,还是现并不因为其姓名的消失而降低的。《诗经》的作者虽不可考,还是现但其作品产生的年代却大致可以知道的。三百零五篇都是周诗,最早的是《周颂》和反映周代初年周公东征情况的《豳风·破斧》。最晚的是《陈风·株林》,讽刺陈灵公和夏姬私通的丑事。陈灵公被杀,在鲁宣公十年,即公元前五九九年,因此我们说,《诗经》包括西周初年到春秋中叶五百多年间的作品。《诗经》产生的地域,也是一个很复杂的间题。十五国风就是十五个不同地区的乐歌。它所包括的地方,有陕西、山西、河南、河北、山东和湖北的北部,这都是以黄河流域为主的中原地带,为当时周代统治势力所及的地方。那时交通不便,虽有极原始而简陋的木船木车,但主要靠两条腿步行,要把如此辽阔的地区的诗歌收集在一起,确实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下面,我们具体地来看看《诗经》各部分的产生年代和地域:一、《二南》:《毛诗》说它是文王时代的诗,

又在《策林》中举出《诗经》中的《北风》刺虐,青年人幸福切禁忌,完全行使自由《硕鼠》刺重敛,青年人幸福切禁忌,完全行使自由乐府里的《广袖》、《高髻》刺奢荡为例,说明国家的盛衰、王政的得失、人情的哀乐都可以在诗歌中反映出来。同时,他又认为诗歌可以为政治服务,起一种教育的作用,能引导人们思想感情纳人正轨,从而改变现实,实现政治的理想,因为诗歌有“救济人病,裨补时阙”、“泄导人情,补察时政”的功能。所以,作诗要有目的,“文章合为时而着,诗歌合为事而作”,也就是他在《新乐府序》里所提倡的诗歌要“为君、为臣、为民、为物、为事而作,不为文而作”的主张,从而达到“讽渝者,兼济之意也”的目的。第三,强调诗歌的内容与形式的统一。《与元九书》中说:“诗者,根情、苗言、华声、实义”,义和情是内容,言和声是形式。他用植物来比喻诗歌,认为诗中形象的情是诗歌的根本要素,情是抽象的,必须通过语言来表达。好象树上冒出的许多青苗一样。诗歌的语言,和散文不同,它是音节铿锵、韵律和谐的语言,它就象树上开的花那样优美诗歌内容的意义,就象树上结的果实一样,它含有为政冶服务的效果。在以上几种因素互相配合下,才成一裸美丽的树; 于耕种就不歌唱了吗?绝对不是的。我以为《诗经》民歌无疑曾被贵族文人整理删改过,,打破而反映农业生产劳动的诗歌之被删掉,,打破可能是因为统治阶级曾窜改民歌作为自己的歌唱,如《周颂》中的《良耜》、《载芟》等。如果保留这一方面内容的民歌,则将与《雅》、《颂》中农事诗雷同。《良耜》是一首秋收后报答土神、谷神的祭歌,前七句写农夫下田播种,妇子送饭。后五句写耕耘施肥。中七句写收割藏库。末四句写祭祀社稷。读后我们好象看见许多农民戴着斗笠,手握农具,在辛勤地播种、除草、施肥、收割、藏库,有些妇子,手持大筐小筐在送饭,真是一幅丰富多采、生动活泼的集体农业生产的图画。诗的语言质朴、生动,与《周颂》其他各篇的风格迥异。诗中提到“百室盈止”,据郑玄解释“百室,一族也”,是原始时代聚族耕种的形态,生产者即占有者。诗中反映的集体劳动情调是明快的,没有农奴对待劳动的怨愤心情。因此,这首诗和《周颂》中另一首祭歌《载芟》,很可能是周初作颂者将原始时代的劳动诗歌,改头换面而成为祭祀社稷的乐歌。宋朝王质《诗总闻》已道破其中秘密,他说:曰两诗(《载芟》、《良耜》)皆称

  

于嗟女兮!选择的权利 唉呀年轻姑娘们,选择的权利无与士耽。 见了男人别胡缠。士之耽兮, 男人胡缠女人呵,狄可说也; 说甩就甩他有权;女之耽兮, 女人胡缠男人呵,不可说也。 撒手摆脱难上难。这些,都牵涉到旧社会的本质问题,她的眼光确实很尖锐,真可说是当时头脑清醒的一位女子。其他如《中谷有蓷》的作者,因为被男人抛弃,毫无办法,只好眼泪汪汪地悲泣。《遵大路》的作者,在路上拉着丈夫衣袖,恳求丈夫回家,不要嫌她丑,要念旧情。但是有什么用呢,这两首诗,同样反映古代社会妇女在恋爱婚姻问题上被迫害与无自主权的现象。正因为如此这些诗也往往遭到封建文人的歪曲,如对于《氓》,朱熹说:“此淫妇为人所弃,而自叙其事以道其悔恨之意也。”他骂《氓》诗人为“淫妇”,但是并不能消除人们对这位妇女的同情,反而暴露出自己封建卫道士的面目来。 踰梁山,她说,眼睛止于岐下。及他旁国闻古公仁,她说,眼睛亦多归之。于是古公乃贬戎狄之俗,而营筑城郭宫室,而邑别居之。作五官有司,民皆乐之,颂其德。”这一段记载,可与《绵》诗内容互相对照,可见他迁岐后有三大进步,一是贬戎狄之俗而建筑城郭宫室,二是设置五官有司的宫职,三是作灭商的准备,从而看出周人开国奠基的历史。《皇矣》是叙述太王、王季的德行,描写文王伐密、伐崇的战绩。《大明》是描叙武王伐纣的战绩。它们赞扬文、武的武功,以为周的建国是“有命自天”、“上帝耆之”。这是歪曲现实的诗歌。《生民》、《公刘》、《绵)则.. 杂着民间神话传说,比较具体而生动。《生民》写后稷的树艺五谷,《公刘》写公刘的相土、建都、筑室。《绵》写古公亶父迁岐、划田、建筑,都有人民的劳动创造在内。《大明》末二段描写武王伐纣陈兵牧野对兵士誓师,主将吕望的战绩,也很生动。冯沅君《诗史》称这五篇诗为后稷传、公刘传、古公亶父传、文王传、武王传。她将《六月》、《江汉》等五篇种族战争诗和上五篇诗,合称为“周的史诗”。她说:“这十篇所记大都周室大事,东迁以前的史迹大都备具了。我们要想在这十篇以外 元前六二一年的事。可见《秦风》也是东周以后至春秋时的作品。秦国原来占据着甘肃天水一带地方,并不朝我后来疆土逐渐扩大,并不朝我占据陕西一些地方。西周末年,秦庄公、襄公平定犬戎,平王东迁,西周王畿和豳地归秦所有。《汉书·地理志》说:“安定北地,上郡西河皆迫近戎狄,修习战备,高上气力,以射猎为先。故秦诗曰:“在其板屋”,又曰:“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俱杭’及《车辚》、《驷驖》、《小戎》之篇,皆言车马田狩之事。”尚武精神,正是《秦风》的特点。九、《陈风》:《陈风》可考者为《株林》,它作于鲁宣公十年,即公元前五九九年。这是《诗经》中最晚的一首诗,在春秋中叶。其余的诗不可考,可能都是东周以后的诗。陈国在今河南淮阳、拓城和安徽毫县一带地方。《陈风》多半是关于恋爱婚姻的诗,这和陈地人民崇信巫鬼的风俗有密切关系。《汉书·地理志》说:“妇人尊贵,好祭祀用巫,故俗好巫鬼,击鼓子宛丘之上,婆婴于枌树之下,有太姬歌舞遗风。”《宛丘》和《东门之枌》两首诗正可说明陈地的诗风。

  

原诗的内容不合。他们释诗的时候多半抹煞诗篇的战斗意义,还是现粉饰太平,还是现往往将暴露诗说成歌颂诗。说《七月》是“周公陈王业”,说《东山》是“周公劳上卒”。按这两首诗的内容,都是真实地暴露统治阶级剥削、压迫人民的现实,他们所说的都与诗篇的原意相反。有时他们还剥夺人民创作的权利,将民歌说成贵族的作品,说《柏舟》是寡妇共姜所作,《鸱鴞》为周公所作。所以我们今日理解诗的主题,应该就诗论诗,不要为他们所蒙蔽。二 《诗 序》《特经》里每首诗的前头,都有一段序。据魏源考证,鲁、齐、韩三家诗也各有序,但多己失传。后来人讲到《诗序》,总是指《毛诗》的序而言;所以《诗序》又称为《毛序》或《毛诗序》。但《诗经》上没有标明序是谁作的,因此后人对它的名称和作者,说各不一;我想在这里作一些简要的介绍。关于《诗序》的名称,前人有“小序”和“大序”之分。除此以外“象程大昌《诗论》称序的开 愿意接受他,青年人幸福切禁忌,完全行使自由只好把他交给老天爷去惩治了。这种悬想的奇特是罕见的。虽然现实生活中不可能有这种情况,青年人幸福切禁忌,完全行使自由但无比强烈的憎恨使诗人产生了这样的奇想而读者的印象也更为深刻了。《小雅·大东》的第五、六章,诗人悬想天空星象——天河、织女、牵牛、启明、长庚、天毕、南箕、北斗,把这些星斗同东方谭人受西方周室残酷剥削压迫这样一个现实联系起来,织成了一幅奇幻的想象画卷。诗云:维天有汉, 上天银河虽宽广,监亦有光。 不能当镜空有光。跂彼织女, 织女星儿三只角,终日七襄。 一天七次行路忙。虽则七襄, 虽然来回行路忙,不成报章。 不能织出好花样。皖彼牵牛, 牵牛星儿亮闪闪,不以服箱。 不能用来驾车辆。东有启明, 早上启明出东方,西有长庚。 傍晚长庚随夕阳。有抹天毕, 毕星网儿弯又长,

  

月外,,打破还参加民间的节日的集会,,打破自由地谈情说爱,象郑国的修楔节,陈国的巫风舞,卫国的桑林祭,都是他们集合的最好机会。《郑风·溱洧》写郑国青年男女在三月上巳节到璨惰修楔的诗:溱与洧, 溱水洧水桃花香,方涣涣兮。 三月冰散流汤汤。士与女, 男男女女来游春,方秉简兮。 手拿蕳草驱不祥。女日:“观乎!” 女说:“咱们去看看,”士曰:“既且。” 男说:“我已去一趟。”“且住观乎? “陪我再去一趟吧,洧之外, 上已佳节洧水旁,洵訏且乐。” 确实好玩又宽敞。”维士与女, 男男女女相依傍,伊其相谑, 哈哈调笑心花放,赠之以勺药。 送支勺药表情长。《太平御览》引《韩诗章句》:“溱与洧,说(悦)人也。郑国之俗,三月上巳之辰,于此两水之上,招魂续魄,拂除不祥,故诗人愿与所

悦者俱往观也”,选择的权利按上巳是指农历三月上旬的巳日,选择的权利这个修楔的佳节,在中国古代是大家所喜爱的。三国以后,用三月三日作为修楔的节日,不再用已日。晋书法家王羲之的《兰亭集序》,就是写他在晋穆帝永和九年三月三日修楔于山阴兰亭的事。可见郑国修楔之俗已传到后代了。《溱洧》是写在季春三月流水涣涣的溱和洧的河畔,春光明媚桃花盛开的广场上,青年男女成群结队地手握蕳草,在橙清的水上,洗掉污秽,拂除邪恶。这是一个人民的大集会,男女杂杳,谈笑风生,在这样一个自由恋爱环境里,大家趁这机会,找自己的对象,大胆地和情人对话、调笑、赠花、定约(勺药又名江蓠,和“将离”同音,勺和“约”同音。送勺药,表示将要离别的时候再定后约),尽情地过着一天快乐的游春生活。在游会舞蹈的自由环境中,青年男女常常借歌声来诉说自已的爱慕。《郑风·蘀兮》是一群女子要求男子带头歌唱的诗。诗人以风、蘀起兴,以风比男,以蘀比女。她希望男子象风一样,能吹到女子身上。她看见风把叶吹起来了不禁感奋地说‘你带头唱吧,我来和你!”诗通过起兴、呼告的形式,表达自己内心潜在的要 为它是“敷陈其事而直言之者也”,她说,眼睛所以不需要多少说明,她说,眼睛后世注释家、评论家对此也研究不多.从诗的性质来说,赋可以是叙事、描绘,也可以是抒情、对话,或者是发议论。赋、比,兴三种手法可以并用,但以赋为基础。比只能起局部的作用,赋中用比,是常见的它往往不关全局。至于兴,常能从形象上、感情上、思想上联系全篇,起着塑造整个形象与突出主题思想的重要作用,所以应该和赋同样重视,但兴句还是为诗人所要叙述的木事服务的。三 《诗经》中的比比的艺术手法在《诗经》中用得也很广,但远不如兴那样复杂,这里只作一些简单的分析。比的形式有许多种,约有明喻、隐喻、借喻、博喻、对喻几种,于此,可见诗人的多譬善喻。明喻的形式,是正文和比喻两个成分中间用一个“如”(或意义同“如”的他字)来作媒介。诗中所采取作比的对象,有的是日常生活中人们熟悉的某种东西,如“有女如玉”(《召南·野有死麇》)“彼其之子,美如玉” 〔《魏风·汾沮洳》),“言

维是蝙心,并不朝我 这个女子狭心肠,并不朝我是以为刺。 作诗刺她理应当。一位在霜重露寒的季节还穿着夏布凉鞋的穷姑娘,用她细弱的双手,辛辛苦苦地缝好一件新衣,给装饰华丽的骄贵的“好人”穿,不料那个“好人”装腔作势地还表示不满意。贫女和富妇的对立,不就是阶级对立的一个缩影么?唐人诗云:“可怜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正是《葛屦》的续唱。《召南·行露》说:谁谓雀无角, 谁说麻雀没有嘴,何以穿我屋? 凭啥啄穿我的堂?谁谓女无家, 谁说你家没婆娘,何以这我狱? 凭啥逼我坐牢房?虽速我狱, 即使真的坐牢房,室家不足。 退婚理由大荒唐!谁谓鼠无牙, 谁说老鼠没有牙,何以穿我镛? 凭啥咬穿我的墙?谁谓女无家, 谁说你家没婆娘, 魏在今山西芮城一带地方,还是现土地干,还是现生产少,魏国君主俭啬,人民生活比别的地区更苦。魏诗在《国风》中风格最一致,多半是讽刺、揭露统治阶级的诗歌。《鲁诗》说:“履亩税而《硕鼠》作。”《魏风》富于战斗性,可能是由于魏地较早向人民征收双重税的缘故。七、《唐风》:唐国就是晋国。《扬之水》是写晋昭侯封他季弟成师在曲沃地方,后来曲沃的势力大过了晋侯,就想搞政变。这件事《左传》亦有记载,它发生在春秋时候。《唐风》可能是东周和春秋时的作品。唐在今山西中部。周成王封他的弟弟姬叔虞为唐侯,都城在今山西翼县南。唐地有“晋水”,所以后来改称“晋”。晋从昭侯封他的季弟成师于曲沃后,晋君和成师系统的斗争,足足乱了六七十年,人民过着动荡不安的生活,在诗歌上表现了消极颓废的色彩。八、《秦风》:《小戎》是写秦襄公伐西戎的事(在公元前八〇〇年),《黄鸟》是揭露秦穆公用人殉葬的罪行。《左传·鲁文公六年》:“秦伯任好卒,以子车氏之三子奄息、仲行、诚虎为殉,皆秦之良也,国人哀之,为之赋《黄鸟》。”这是公

我来自东,青年人幸福切禁忌,完全行使自由 今天我从东方来,青年人幸福切禁忌,完全行使自由零雨其蒙。 细雨透波倍凄凉。我东曰归, 我刚听说要回乡,我心西悲。 想起西方心悲伤。制彼裳衣, 缝好衣裤平时装,勿士行枚。 不再含枚上拢场。这位诗人在蒙蒙细雨中跋涉归来,想起再也不用过那枕戈待旦、含枚疾行的军中生活了,心中不禁漾起阵阵喜悦。平时是多么盼望回家,但当真的要动身回家了,却又想起家乡不知怎么样了,反而产生了隐隐的忧思。这种又喜又忧可怀可畏的矛盾心情在归来的途中就变得更复杂了。果臝之实, 瓜篓结子没人管,亦施于宇。 蔓延挂在房檐上。伊威在室, 屋里潮虫满地跑,蠨蛸在户, 门前喜蛛结成网。町疃鹿场, 田地变成养鹿场,熠耀宵行。 夜萤发着闪闪光。不可畏也, 家园荒凉怕不怕, 我庶士,,打破迨其谓之。”这是一位女子在田间的时候,,打破望见梅子纷纷落地,引起了她青春消逝的感伤。首章是诗人看见有的梅树上的果实还有七分未落,联想到年轻时不想结婚,要“庶士”推到吉日良辰再说。《郑笺》:“梅实始余七未落,喻始衰也。”陈奂说:“梅由盛而衰,犹男女之年齿也。梅、媒声同,故诗人见梅而起兴。”这第一章的起兴,间接地表现了诗中女主人公后悔盛时不嫁的心理状态。第二章是诗人看见有的梅树上只有三分的梅子,因联想自己青春将逝,希望马上就得到对象,描写了女子欲嫁的惆怅心情。第三章是诗人看见有的树上梅子完全落地,可以用浅筐来拾取。因联想自己将要年老色衰,渴望能够及时与男子同居,描写了女子急迫欲嫁的心情。三章兴句的层次,与诗中人物心理活动的变化相适应,刻划了一位直率真诚渴望结婚的女子形象。龚橙《诗本谊》说:“摽有梅,急婿也。”正说明了这首诗中的人物心理。四、关联着诗的主要内容。兴句的地位一般都在章首,听诗的人,有的一听到开头两句,就会马上理解他下面所要唱的主要内容。例如《唐风·绸缪》一诗,开头就咽“绸缪束薪,三星

作者:正常照明
------分隔线----------------------------
头条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